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code id='7F386AB318'></code><style id='7F386AB318'></style>
                          • <acronym id='7F386AB318'></acronym>
                            <center id='7F386AB318'><center id='7F386AB318'><tfoot id='7F386AB318'></tfoot></center><abbr id='7F386AB318'><dir id='7F386AB318'><tfoot id='7F386AB318'></tfoot><noframes id='7F386AB318'>

                          • <optgroup id='7F386AB318'><strike id='7F386AB318'><sup id='7F386AB318'></sup></strike><code id='7F386AB318'></code></optgroup>
                              1. <b id='7F386AB318'><label id='7F386AB318'><select id='7F386AB318'><dt id='7F386AB318'><span id='7F386AB318'></span></dt></select></label></b><u id='7F386AB318'></u>
                                <i id='7F386AB318'><strike id='7F386AB318'><tt id='7F386AB318'><pre id='7F386AB318'></pre></tt></strike></i>

                                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电动蝶阀是怎样工作的?评论列表>正文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事情源于虞书欣出席活动穿的一件吊带裙。这条裙子来自Natasha Zinko,汨罗本身是内衣外搭的设计,汨罗两种颜色错位叠穿,显患上性感又可爱。总之,还蛮符合虞书欣的特质的。

                                谁想,这套穿搭却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引发了众多争议。

                                甚至衍生出两种不同的声音,说“性感”的人有,但指责“露骨”的声音明显更洪亮。

                                在微博上,某些标签居然是——

                                “虞书欣穿着暴露”

                                “穿成这样也太过了吧”

                                “太像情趣内衣了”

                                ......

                                甚么时刻开始,女孩们连“内衣外穿”这样的时尚穿搭,也要被千万看客评头品足。

                                虞书欣代表的女明星尚且如此,那么作为普通女孩的我们呢?

                                难道连“偶尔性感”的权利都不了吗?

                                但回想这些年的穿衣风气,我们又不患上不承认——

                                原来中国女孩,早就不敢性感了。

                                中国女孩,不敢性感

                                Dr. V发现,此次对于“虞书欣们”的声讨,衍生出来的问题,是人们对于女性穿着容忍度越来越低。

                                一个最直观的体现,是影视剧中,着装尺度越来越窄。

                                拿青春剧来说,美剧里的校园女孩们,丝毫不避讳展示自己的身段。但放到国产影视剧下,女孩们往往不敢性感,因为最后必定面临舆论压力,给青少年带来“坏影响”。

                                而在红毯上坦胸露腰,则更易陷入“博出位”的指责。

                                正是这些莫须有的标准,让女明星们在表达性感时愈发容易畏惧。

                                别的不多说,单看一些女星在红毯的改衣风潮,就可见一斑。

                                比如杨紫,今年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提名表彰大会,她穿的是Monique Lhuillier 2020秋冬新娘系列的礼服,却把原本的露肩造型提到了肩上。

                                另一件Gemy Maalouf 2020秋冬系列也一样,仔细对于比一下,特意缝起来的领口,让本该是大气的性感变患上反而有些遮遮掩掩。

                                更显而易见的是,这种“不敢性感”的趋势,在这两年的颁奖礼以及红毯上愈演愈烈。

                                比如,童瑶身穿的这件Azzaro礼服,就把深V的领口提患上更高。

                                秦岚更因“自备针线包”上过热搜,并且笑着示意:“只能接受衣服尺度到锁骨”。

                                有意思的是,媒体给她贴的标签是“心灵手巧”。

                                且不说“缝礼服”这种情况是不是有悖于原设计,只在“穿衣”本身上说,这种行为率先禁锢的人是自己。

                                往大了说,这也是“性感”在"大众领域的又一次噤声。

                                当然,这不能怪明星本人以及她们的造型团队,因为大众舆论最先攻击的便是镁光灯下的她们。

                                既然明星承担着无形压力,那要保证“不失足”,首先要“会遮”。

                                绝大多数拥有绝美身段的明星穿衣尚且要被“羞辱”,想方设法让穿衣看起来更“保守稳当”,更何况将女星的穿搭捧为时尚样本的普通女孩们。

                                Dr. V最切身的体会,是以及朋友逛街,她看到橱窗里摆的一件浪漫又性感的吊带裙后,欣喜的眼睛像是放着光。

                                但她下意识仍觉患上——“太性感了吧?我是不是要加件内搭?”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很多女生在挑选衣服时,都会担心这些是不是显患上太“过了”,是不是需要用外套“挡一挡”。

                                加上社交媒体的渲染,“露胸有伤风化”、“穿这么少到底给谁看”、“性感不是暴露”......诸如此类的观点持续轰炸人们的视线。

                                难道是中国女孩真的不想性感?

                                绝非如此。

                                她们对于“性感”以及“展示自己”仍旧充满渴望,只是标准还是在为“少女感”呐喊,而不敢于大方地说出“性感”两个字。

                                因为稍有失慎,她们就会陷入“暴露”的指责当中。

                                性感怎么了?

                                当“性感”的概念被压榨到底,主流标准就更大行其道。

                                此时冲在前面的,大可能是以“男权审美”为标准的人们,他们常常给“性感”贴上标签。给美做一番定义;而当舆论唾弃这种美,“性感”就变成你的错,变成某种原罪。

                                金星就曾经对于这种现象一言以蔽之:“表面是一种溢美,无形间不过是哄着你连同你的‘性感’一块儿消费了一把。”

                                更可怕的是,外界的评论早就潜移默化地成为一把标尺,让女孩们在表达性感时非常注意“分寸”,在展示身体之前,先将自身的设法禁锢了。

                                相反,男人秀身段更易被夸“性感”,而女生则常常陷入“低俗”的境地,以此带来的后果,是往后对于“性感”越发抵触抗拒。

                                秦牛正威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为甚么女生身旁男生多,女生就是绿茶?而不是男生有问题呢?”

                                “为甚么男生身旁女生多,这个男生反而是有魅力呢?”

                                社会言论体系就这么抹杀了“性感”,加剧男女生的审美分界。

                                尽管在性感这件事上,男人以及女人存在天然分界线,本就很难寻患上互相认同。

                                审美实在难以求同存异,更慢慢分化了男女群体对于性感的态度。

                                我们知道,男人所理解的“性感”,常常更具象化为外在,身段曲线、衣服紧身、甚至口红、表情等带来的直观视觉感受。

                                比如邱淑贞,她所代表的娇俏是一种“性感”,恰到好处地激起人的保护欲。

                                这点延伸到普通女孩身上,可能一条漂亮裙子,一双高跟鞋,就能让男人称赞“性感”,这是一种对于“女人味”的感受。

                                而对于很多女生来说,“性感”不止是直观感受,还包括一种态度,那些将美好身体展现患上淋漓尽致的“性感”只是锦上添花。

                                就好像女生更懂患上赏识女生,除了直观感受,她的气质氛围、生涯态度、思想个性都成为“性感”的一部分。

                                无独有偶。许晴就曾经在多部电影中以“尤物”形象出现,在某档节目中,主持人将她称为“一种男性审美里面的表演标签。”

                                但许晴的回答非常坦荡自如——

                                “性感怎么了?‘性感’囊括的标签太多了,干净、魅力、内在、外在.....它的定义有不同层次。”

                                是的,审美差异的确存在,但我们需要在乎那么多吗?

                                表达性感难道只是为了取悦男人?

                                德国社会生理学家弗洛姆在他的《逃避自由》中写道:“我们对于摆脱外部权力,不断获患上更大的自由而欣喜若狂,却对于我们心灵内部的束缚、强迫以及恐惧置若罔闻。但恰恰是内在束缚,才是削弱自由的最大敌人。”

                                社会风向的逐步自由,不是用别人的标准来嵌套、重塑自己,而应该是外在与内在“自我”的提升。

                                我们要做的,是如何争取自由,表达自己身体的自信。

                                性感,只关乎自己

                                消费社会让女性逐渐失去了表达性感的自由,外界的标准一遍遍强调遮挡自己,迎合大众眼光。

                                女孩们很难对于自己的身体自信,也很容易受外界影响,害怕“性感”成为异样,被舆论指责抛弃,这种焦虑说到底也是身体焦虑。

                                明明接纳自己,才更易逃离被“物化”的命运,而我们能做的,是将“自信”一步步拿回来,去光明正大“性感”。

                                但现实是,很多人不敢性感,也不允许别人性感。

                                热依扎曾经在机场穿一件黄色吊带衫引起过巨大争议,“伤风败俗”、“浪荡”的评语纷至沓来。

                                甚至一度掀起“穿衣自由”的讨论。

                                就算我们无法与怀抱恶意的人达成以及解,难道就不能“穿我想穿的衣服”了吗?

                                像热依扎回应争议时丢下的一句“我根本不会在意。”

                                相反,她继续在社交媒体上大方展示她的自拍,该性感时继续性感。

                                拿近期大火的辣目洋子来说,这个微胖的圆脸女孩,正在重新定义性感,给以“美貌”、“身段”为标杆的娱乐圈当头一击。

                                她不吝给自己最高的赞美,直言“绝不向他们觉患上美的概念低头”,甚至称自己是“人间辣物”。

                                很多人爱的正是她对于自己身体的自信。

                                这种“性感”是自己给自己的定义,即便你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曲线美人,那又如何?

                                你依旧拥有性感的能力与权利。

                                像当年被质疑的莫文蔚所说的:“性感是我的招牌,我没设施不性感。”

                                明星们如此,普通人生同样如此。

                                穿衣服而已经,性感本身以及美的价值,都在我们自己手上——

                                “我就是喜欢穿患上性感,我,只是顺便在乎一下男人们的设法。”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

                                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汨罗市汨罗江水上运动器材有限公司